<menu id="ikgom"><strong id="ikgom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kgom"><tt id="ikgom"></tt></menu>
    密碼:

    教誨與傳承:嚴濟慈與錢臨照相攜而行的 報國路與師生情


    “蠟炬精神在,桃李天下知”,這是錢臨照先生在追憶恩師嚴濟慈時寫下的句子。

    錢臨照是中國著名的物理學家、教育家,中國金屬晶體范性形變、晶體缺陷與物理學史等領域研究的奠基人之一,師從中國物理學泰斗、被徐悲鴻稱為“科學之光”的嚴濟慈先生。二人均為我國科學界的領軍人物,他們一生追求真理,熱愛祖國,師生相攜而行,在我國科研教育事業發展中共同書寫下璀璨華章的同時,更在前后相繼的教誨與傳承中,彰顯出充滿真摯情感與家國情懷的師生情誼。

    圖片3.png

    為國科研 同攀高峰

    1930年,留法歸來的嚴濟慈擔任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所長。他寫信給居里夫人,要來了些含鐳的鹽樣品和放射氯化鉛,籌建起放射學實驗室和鐳學研究所。與嚴濟慈一同做研究的有幾名年輕人,錢臨照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此間其實另有一番曲折。當時正值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變后不久,就讀上海大同大學物理系時曾師從嚴濟慈的錢臨照,被迫離開當時任教的沈陽東北大學,入關來到北平,借住在嚴濟慈家中。為生計所迫、正值彷徨無計之時,他一度決定南下就任上海工部局一家電話局的技工職位,辭行時嚴濟慈加以挽留,勸他跟自己從事科研工作。雖然研究所4名助理員編制已滿,嚴濟慈還是額外錄用了他,后來更推薦他到英國著名實驗室留學深造。

    圖片4.png

    此后幾年,嚴濟慈帶領錢臨照等幾個年輕人潛心從事科研,做出了中國本土最早的物理學研究成果。1932年,嚴濟慈、錢臨照合作在《法國科學院周刊》第194卷發表了論文《壓力對照相片感光性之影響》。這是該刊第一次刊載我國科學家在國內取得的科研成果。到抗戰全面爆發前,嚴濟慈與錢臨照等人合作完成41篇論文,達到其科學研究的鼎盛期。其中截至1935年,嚴濟慈與錢臨照合作發表的科學論文有8篇,并在三年內完成了壓力對照相乳膠的感光作用之研究、水晶圓柱體在扭力下產生電荷及其振蕩的研究等兩個課題。由此,嚴濟慈被錢臨照視為對自己一生有重要影響的三位老師之首,而嚴濟慈心無旁騖、一心一意的科研精神,也為錢臨照一生忠實傳承踐行。

    “七七事變”后,抗戰全面爆發,嚴濟慈當時正在法國,他不顧友人勸阻,毅然攜家眷從法國經由越南來到昆明,“和四萬萬同胞共赴國難”。嚴濟慈在昆明繼續主持從北平遷來的物理研究所相關工作,此時錢臨照同老師一起,“完全轉向戰時工作”,在黑龍潭龍泉觀的破舊古廟附近幾間臨時的實驗室及小工廠里,在條件十分艱苦、設備極端簡陋的情況下,研究應用光學、研制抗日急需的軍用儀器。

    在日軍不時轟炸的險惡戰爭環境中,嚴濟慈與錢臨照共同設計制造出中國第一臺高倍率的顯微鏡鏡頭,中國光學奠基人王大珩稱“其光學質量與外國名廠的產品不相上下”?;诖酥圃斐龅?00架1500倍顯微鏡,被送至前線的醫療陣地以及科研機構,還有1000多具水晶振蕩器,被安裝在無線電臺、警報器上,300多套軍用測距鏡和望遠鏡被運往我國及印緬戰場。這是我國第一批自己制造的光學儀器,錢臨照后來對此深情回憶:“回想當年,雖苦尤榮,不禁再次感念嚴濟慈先生對科學的一片赤誠和對祖國的無限熱愛?!?/p>

    教育報國 代代傳承

    新中國成立后,嚴濟慈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為祖國培養科技人才上來,而錢臨照也跟隨著恩師的腳步,在老師一手創立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為國育才,直到1999年在合肥去世,為祖國的教育事業奉獻終生。

    圖片5.png

    1949年9月,郭沫若邀請嚴濟慈參加中國科學院籌建的組織領導工作。嚴濟慈曾一度猶豫:“一個科學家一旦離開實驗室,他的科學生命也就從此結束了?!钡舻囊环挻騽恿怂骸斑@話很對。但是,倘因此而使成千上萬的人進入實驗室,豈不是更大的好事?”

    嚴濟慈自此全力投入到中國科學院的創建與發展工作中。他歷任中國科學院辦公廳主任兼應用物理研究所所長、東北分院院長、數理化學部委員、技術科學部主任、副院長以及《中國科學》《科學通報》主編等職務;積極參與制訂和組織實施國家科技政策和科技發展規劃;為推動我國科技事業的發展,培育科學新秀,促進我國同世界各國開展學術交流和科技合作做出了重要貢獻。

    1958年,中科院決定創辦中國科學技術大學。嚴濟慈參與籌備了學校創立,更于花甲之年重登講臺,為莘莘學子親執教鞭。他講課生動形象,神采飛揚,學生爭相聆聽教誨,一時蔚為盛景;而他編寫的一本本著名教材,同樣是深入淺出,深受歡迎,培育了我國幾代科技人才,從更廣泛的層面上遺澤無窮。

    錢臨照也在1960年調入科大任教。多年以后,他以充滿感情的鮮活筆觸回顧了老師在科大授課的盛況:“聽課的學生擠滿了學校的禮堂,而先生則如同爐火純青的表演大師,為臺下那一雙雙渴望的眼睛展示著科學的妙味……”而這也無疑激勵了他以恩師“甘當人梯、化作春泥的忘我高風”為榜樣,鼓舞了他為科大貢獻余生。尤其是1970年科大遷往合肥時,他慨然決定與科大共進退,將戶口一同遷往合肥,為學校謀求各方支持、組建教師隊伍、規劃學科發展等方面發揮了難以替代的作用,真正成了科大的一面大旗。

    師生二人在教育事業上的教誨與傳承,也體現在對求學海外的學子的關愛與感召中。兩位先生都有早年赴歐留學的經歷,深知學習西方先進科技的重要性,但更篤定胸懷祖國、學成報國的愛國之心。他們用自己的一生踐行了這一點,同時也推動更多的學子前赴后繼。

    圖片6.png

    嚴濟慈晚年推動實行了由李政道發起的CUSPEA(中美聯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項目),自1980年正式啟動,前后十年間招錄了915名赴美深造的學子,成為我國在特殊歷史時期培養人才的有效方式,學成回國的學生為我國的科研事業發展影響深遠;錢臨照針對改革開放初期的人才外流現象,盡己所能為他們回國服務創造條件,還親筆寫信給很多出國深造的優秀人才,介紹國內、校內情況,關懷他們在國外的工作和生活。他還在信箋上加蓋“月是故鄉明”的印章,對他們寄予殷切期待,激勵了許多學生學成歸來,報效祖國。中國科學院侯建國院長正是其中之一,作為錢臨照的博士生,他在留學期間就受到錢先生的關懷和感召,從而更堅定了回國服務的決心。

    循著嚴濟慈與錢臨照二位先生共同的歷史足跡,我們如同一起經歷了他們與國家命運共振偕行的壯闊史詩,從中不但能感受到他們深厚的師生之誼,也深切地體會到老一輩科學家求真務實、報國為民、無私奉獻的愛國情懷和高尚品格。(嚴慧英)


    亚洲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三区
    <menu id="ikgom"><strong id="ikgom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ikgom"><tt id="ikgom"></tt></menu>